触摸三坊七巷

发布时间:2012-08-28 来源:福建日报 编辑:简福海浏览:-
         天底下还会不会有第二个这样的地方?拆开了,坊归坊,巷是巷,坊有坊的风姿,巷有巷的面容,一坊一巷竞风流;拼起来,坊坊毗连,巷巷贯通,坊块巷垒依偎交错,联手打造出偌大景致——“明清古建筑博物馆”。

        我说的这个地方,就是三坊七巷。中国现存唯一的坊巷格局的老街。

        选个高处,俯瞰,南后街仿若一位指挥若定的长者,稳坐台中。他的一个手势,坊便在右,巷则在左,井然有序地排兵布阵,端立两旁,敛声屏气地接受这位长辈的检阅。这些孙男娣女,应该是同一辈分的兄弟姐妹,你看名字那么规整,按性别分为“坊”字辈“巷”字辈: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杨桥巷、郎官巷、安民巷、黄巷、塔巷、宫巷、吉庇巷。光念名字,音韵铿锵,着实动听,有如珠敲玉振。再一品读,意蕴隽永,令人动容,不知背后隐藏了多少沧桑荣耀。

        曾有人将三坊七巷横来纵往方正俨然的格局,比作“鱼骨架”,描画准确生动。但我总觉俗气了点,配不上这文气滔滔的一群孩子。或许,用“叶脉”比喻会更俊雅合适,因为它们是福州这座文化古城的点睛之笔、千年“文脉”。

        这一条条细长的里坊街巷,手拉手圈起了660亩的天地,也牵拽住了一段历史时空。有滔滔闽江潮为证,林则徐、严复、沈葆桢、林觉民、陈衍、林徽因、冰心、庐隐……一个又一个风流俊杰曾从这块弹丸之地走出,走向中国近现代舞台,灼灼其华万人景仰。

        为何上苍独佑此处,让它与历史一次次高调对话,让“人杰地灵”再三完美印证?也许,峻宇的马鞍墙不知,它隔开了各家各户的心思,却挡不住四处漫漶的书卷气,“路逢十客九青衿……巷南巷北读书声。”这琅琅书声,苍翠的乌山听过,精致的雕花木窗听过,繁密的榕荫听过,撑着纸伞茉莉花一样的女子听过,市桥静静的灯火听过,酬唱不歇的光禄吟台听过,灭炬而过的黄巢兵,也一定听过。

        因这扑面文气,三坊七巷匍匐成闽都的壮美浮雕,让一砖一瓦都载满地方历史人文的鲜活记忆。如此古迹,怎能不去踏访触摸?一个闲散的日子,漫步石板路,向晚的风,在纤瘦的坊巷悠游穿行,沾染了文气似的,沉潜内敛,让人不忍喧闹,或重脚抬步。于是,就这么移着,轻轻悄悄。

        青石,白墙,黛瓦,朱门,幽巷,古榕,曲翘屋檐,古铜门环,镂雕窗棂,精巧石础,亭台假山,一路夹道尾随,古意盎然,不知不觉,尘土飞落,浮躁散去。间或,某某故居的牌匾映入眼帘,那是先贤留在青册简编上的背影。睹物思人,肃然起敬,每叩访一处,我都下意识地抬头仰望苍穹。夜色微醺,星星还未上路。安慰自己,别急,待会儿繁星缀空,有几颗,一定会是他们闪烁智慧的睿眼。

        心灵投入,更见风景。为了不使三坊七巷的月光过于黯淡清冷,党政领导英明决策,有识之士秉笔直言,热心民众积极献计,合力吹响了修缮的号角。于是,三坊七巷这本线装古籍,哗的一声,翻开了崭新一页,古朴难掩光芒。修葺一新的南后街,沿街多为全木结构的二层仿古建筑,从街头望向街尾,高低错落苍黄一片。房檐屋角,灯笼遥遥垂下,在风里招摇。街边立有裱褙书画、扎花灯等雕塑,是福州老时光的片断剪影,今天,这些传统工艺依然鲜活。新建的坊巷牌楼默然而立,配以名家书写的名字楹联刻勒其上,顿时变得生动,或典雅、或拙朴、或宏威、或俏丽,自有一派风流气象。隐约,一阵急管繁弦从街头传来,飘进耳朵,也一下子落到心上,怕是风雨廊正在醉享属于它的清风雅韵。是啊,有色还要有声,这从岁月深处流淌而来的“十番”民乐,恰好配得上这片古色古香的天地。

        三坊七巷终究没有被流年的风吹得像风一样散去,也没有被现代文明吞没,反而焕发出时代的熠熠光彩。在东街口高楼林立繁华如织的映衬下,尤显稀珍。这是官方谋识和民间智慧的汇聚凝结、时代足音与历史回声的激荡交响、文化保护同商业利益的博弈胜局。也是福州之福。

        这样想着的时候,夜色已潇潇而下,三坊七巷恬然入梦。它生命的绮梦,刚刚开始;故事,还将继续。坊巷安在,灯市如昼;岁月安好,人心如春。世界还要怎样的美?

        一座城,有这样的坊巷,真好!

 

评论啦
我来说两句: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提交评论,您还未登录!登录注册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管理委员会、福州市三坊七巷保护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由八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05007588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