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五虎山记(二)

发布时间:2012-09-05 来源:志愿者单南 编辑:三坊七巷旅游部浏览:-
         坑爹的鞋

       上午出发前,于仲佳原来穿的是自己的轻便鞋,因是皮质的,出于登山考虑,我劝说他鞋底很容易打滑,硬逼着他换成儿子的旧旅游鞋。走出草丛后,于仲佳落到了后边,与主力脱离了。一看,右鞋底的脚掌脱落了,估计是放太久了材质老化,或儿子本身就把鞋穿坏了。这不才上山,就出了状况,想了个奇招,帮忙把鞋带捆在脚上,凑合着往前走,至少比红军过草地强吧。

       过了不久,于仲佳左脚的鞋底也掉了,这会儿是鞋底彻底地脱落,只好一脚高、一脚低穿着鞋面继续前行。心想好在还有鞋面,否则就是光脚了。大骂儿子“坑爹”!鞋子坏了,就扔在那,害别人啊。最后,于仲佳的两只脚都只穿着鞋面,两个鞋底都不知去了哪里,还好还有个软布底,要不然就惨了。在车上有备用鞋,但鞭长莫及,只能保证不打着赤脚开车回家,当下解救不了。坚强的于仲佳,硬是穿了个软底鞋,撑到了最后。而且居然还能在下山路上,照应着黄晓薇美女,看来美女的魔力无穷啊!

       英雄本色

       快到山顶了才感到有点奇怪,这五虎山上怎么不见大树,除了比人还高的茂密茅草丛,就是低矮带刺的灌木林。眼前的羊肠小道消失了,出现的是巨大的岩石。山路在岩石的那一头,要从湿漉漉、光滑的岩石上爬上去,对大家是个巨大的考验,前面的美女和老师们猫下腰、手脚并用,后边有人在拍照,有美女大叫“不要拍啊,这模样太难看了”,只是到了这时段,还有什么好看难看之说。美女们啊,能顺利爬过岩石就阿弥陀佛。

       曾老师老当益壮,多数人都走得哼哧哼的喘,他竟能边走边打电话,声音宏亮、底气十足,没电话时就大声地说笑,逗大家开心,给众人打气,仿佛长征中的宣传鼓动队队员再现人间。山岩上,美女们像壁虎似的四脚着地,看他左拥右扶,一边拽着一个美女往上拖带,真不简单!正在忙着助人为乐时,见曾老师脚底一滑,呲溜就是一丈远,岩石下可是悬崖绝壁,吓得我们大叫,就见曾老师双手着地,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又滑了几步停下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身手矫健,犹如美国大片,大家都松了口气!

        云雾虎影

       越过大岩石,山路规整了许多。领队说,我们已到虎头。狂喜之余,大家急着英雄留影。石头太滑,只能贴着石头或趴或卧。陈永健老师到处闭上眼睛,深度吸气,寻觅虎踪,也顾不上合影留念了。

       留影之后,缓过神来,怎么看这地方都不像虎啊,只是虎耳上一处大岩石,一株孤零零的松柏凌空而立,浓雾中愈发显得空灵。面对浓浓的雾锁深处,领队指指点点,那是岐尾虎、那是白面虎,我们拼命想在雾里发现点什么,却真的什么都看不到,倒是岩石上一丛小花很美,开得旺盛,吸引了大家的眼球,绿油油衬着鹅黄粉白,在雾里生生的动人。在山顶的一处岩石上有一小坑,坑里积了半潭水,看那坑浅得随时可能干涸,领队却说,这是个常年积水的坑,从未干枯过,大家都抢着和小水坑拍照留念,准备在照片注明:永不干涸的虎口水坑。

        山上可资留念之处真是少的可怜,听说有一朱子题记的石刻,问了领队,领队大手一挥,很有领袖风范地随意指了指:“在那里,很远”。十分怀疑他听明白没有!

        前面有美女停下了,说前面的大岩石是悬空的,很危险,不敢再往前。很好奇,脑袋里马上现出了山西悬空寺。冲到前面看了看,和其他山路并无区别。也许是在浓雾中吧,待轻松地爬上一块大岩石,领队才说,这块岩石悬空挂在山崖上,脚下是万丈深渊,天气好的时候,险象环生,很多人是不敢跨越的。几年前,领队还领着几个老外在这过了把滑翔瘾,从山顶直接随风飘忽而下。赶忙又是忙着取景照相,那些不敢跨越过来的同胞们,隔着雾气远远地看着我们。心里有些得意,看来人没老、心没老,还能走年轻人不敢走的路。

        刹车专利

        以为下山远比上山轻松,居然还有一小段机耕路,据说这是车辆上山的唯一通道,加上沉重的摄影包已经到了别人的肩膀上,心里唱起了小曲。

        走了一会,发现高兴的太早,美妙的机耕路又变成了茅草道。基本看不见所谓的路,一直在茅草丛中打转。看不见路也罢了,不是陷进烂泥坑,就是踩到满是青苔的石头上,结果很显然,不摔跤是过不了关的。统计了每个人摔跤的次数:方杰老师和倪静、欧阳和卫红等几位美女遥遥领先,其次是曾老师。他们总结了一条经验,屁股可以当刹车,遏制住下溜势头。大家一致认为,这项发明可以申请专利,许多人试了,还挺灵的。于仲佳就滑倒一次,及时的刹住了滑向深渊的趋势。陈传琪的一跤跌得颇具传奇,在望见终点五灵岩寺的黄墙红瓦时,兴奋过度,大叫一声“快到了快到了,我都看见寺院的那条狗了”,脚下“哧溜”一声,人便摔到在地上,但也避免了他摔到山底,这跤算是整个团队屁股刹车的谢幕礼。在这次摔跤大战中,小郑呈现了管理者的风范,在大家面前体面地维护了领导尊严。

        那把跟了我十多年的雨伞,也因为在树丛里披荆斩棘、保护我的脸而彻底牺牲了。走了近五个小时的山路,在山脚下集合时每个人都湿淋淋地衣冠不整,如残兵败将般,好些人的脸上、手臂上被茅草树枝刮得伤痕累累,脚下的鞋更不用说了,欧阳穿了双带跟的轻便鞋,不知何时见她打着赤脚走路,估计是不堪其苦吧。

         林森故居

        在汽车城的星级酒店,一群衣冠不整者如饿虎般。酒足饭饱后又跑了趟五虎山脚下的林森故居。林森是闽侯人,故居就在桃江边,门前一株大榕树,树冠大而茂密,应是林森在此时居住时就有的。故居大门紧锁,两边的青砖墙高低不一地贴了两张纸几行字,估计纸原是红色的,风雨的刷浸刷已褪成了浅白。一张写着:“纪念林森先贤诞辰一百四十四周年!---林森联谊会”,另一张写着:“林主席承继国父的遗志毕生尽卒于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12年来更亲自领导了抗战建国伟大而艰苦的事业,现全国景仰,友邦也莫不钦佩。”太过随意和简洁,让人感觉怪怪的,全没有瞻仰伟人故居时的庄严和肃穆。开门的人来了,一方很简陋的小院落,两盆植物,一座平房,只有两进。房屋里一尊林森的塑像,塑像两边墙上挂了些照片和林森生平简介。林森故居的简陋让我始料不及,原以为总该有个林氏宗祠之类的,起码有个象样的纪念堂,或是林森的历史地位在今天仍没法定论?但愿留给后人看的不只这些!

        林森故居出来,众人分道扬镳,各走各自的回家道。很辛苦的一天,很快乐的一天,很有收获的一天,也是很难忘的一天—2012年5月27日。

 

评论啦
我来说两句: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提交评论,您还未登录!登录注册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管理委员会、福州市三坊七巷保护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由八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05007588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