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小黄楼

发布时间:2012-09-10 来源:- 编辑:文/卢悦宁浏览:-

 

        福州黄巷26号。多少年了,还是这样的“黄楼月色杨桥水,照遍钟山万点春”。


       该从哪里说起呢?推开那扇小门,小黄楼映入眼帘。一千多年前,黄巢也曾在门前这块空地打马而过。这遥远的铁血人物,这慨然高歌“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尽百花杀”的起义军领袖,率领一支有点野气又有点奇异的队伍在福州留下足迹。有史料说,黄巢这支队伍“焚室庐,杀人如蚁,是时闽地诸州皆没”、“城壁公府学校,焚荡几尽”。往事像雾像雨又像风,不管黄巢当年是否曾有滥杀无辜,至少有一件事情他办得有风度、有雅量,至今仍然传为佳话:“此儒者也,灭炬弗焚”——队伍经过黄璞家时,黄巢如此命令他的手下。于是,队伍连夜从黄巷通过,士兵熄灭火炬并给马匹饺枚。正是因为如此,这小门内庭院里的假山、鱼池、花木、亭阁,才没有被那烈烈战火惊动;那历经了千年风雨的唐代遗风,才得以被历史长河这一头的我们一一游赏。


       黄璞又是何许人也?唐代著名学者、崇文阁校书郎。作为“小黄楼”的第一位主人,黄璞退隐后定居于此。黄璞的祖先就是在西晋末年“衣冠南渡”来的,他们所居住的那条巷被人称为“黄巷”。经过黄巢“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黄璞)这一事件,黄巷一下多出了几分神秘来。宋朝以后黄巷曾更名为“新美坊”、“新美里”等等,虽然与“黄巷”比起来多蕴蓄了些许美好的味道,但最终还是回到老称呼上去了。和“黄巷”这一古老名字一起留下来的还有这黄璞的旧居,这是目前三坊七巷中所能找到的年代最久远的名人旧迹了:黄巷26号,假山位居庭院中央,双层木构小楼上的12扇隔扇,雕刻着花鸟图案的花窗,一切都还是旧日的模样。


       历史的车轮几经转向,来到了安闲和理想越来越深的清朝。清初,小黄楼毁于一场大火,幸而后来遇到了既怀有一颗匠心、又怀有一颗赤子之心的梁章钜。梁章钜在自编的年谱中写道:“壬辰(道光十二年,即1832年)五十八岁……是年四月,因病奏请开缺……八月回福州黄巷新宅”。彼时的梁章钜已年近花甲。凝视镜中自己横生的华发,难免产生叶落归根的念想:不如先将这属于自己的庭院好好伺弄一番,过过悠闲自在的庭院生活罢——是衣锦还乡,也是犒赏自己20岁即开始了的宦海浮沉的一生。“是年葺宅右小楼榜曰‘黄楼’”,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目之所及的小黄楼,正是在1832年开始全面修葺的。先是筑假山、架小桥,桥栏上刻有“知鱼乐处”四字,好寄托明清文人“智者乐水”的传统情调;再是挖水池、建凉亭,好凭栏坐憩之时极目远眺,将整个小黄楼内的庭院佳景尽收眼底;最后,在这读书做诗的好地方“同里耆旧以诗酒相往来”,志同道合的文友诗友们一觞一咏,畅叙幽情,好不风雅,好不惬意。

       看到梁章钜不厌其烦下工夫造出来的“雪洞”,才明白,“诗意地栖居”不只是西方哲人才会生发出的理想——中国文人在自己居住的天地里就已将充满诗意的想象力挥洒得淋漓尽致。雪洞里云海苍茫,两旁峥嵘突兀,顶上嶙峋莫测。曾经的看门人老林说,雪洞的制作非常复杂:得先预设好图案,然后嵌上铁钉,再将调拌进红糖、糯米的三合土一点一点、一层一层地抹上去,抹出一块块鸟窝状的效果来。雪洞位于梁章钜精心建造的藏书阁两侧的通道。闭上双眼想象一下,将近两百年前,满腹经纶的梁章钜是怎样绕出那段不长不短的小路,闲看那一段不算丰饶却足够充盈的景,起伏着,跌宕着,渐渐将那“日以翰墨为缘”的好心情酝酿出来。

       “文章是案头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 梁章钜既能独具匠心地营造出这妙不可言的“地上文章”,又能于这赏心悦目、养性怡神的山水之中,创作出传世的“案头山水”来。他这样的文人儒士,有一杆笔、一方砚,便不必担心晚景会索然无味了。精通经史大义,又善作楹联与笔记小说,看看梁章钜那高高垒起的著作吧:《文选旁证》、《三国志旁证》、《退庵诗存》、《退庵随笔》、《归田琐记》、《枢垣纪略》、《楹联丛话》……“仕宦中,著撰之富,无出其右”,无怪乎梁章钜的至交林则徐会如此叹服地评价他了。

       时世沧桑,大半个世纪后,闽剧“四大名旦”之首郑奕奏成为了小黄楼的新主人。该拿什么来形容郑奕奏的仪态万千呢?不必说清秀的容貌,轻盈的体态,单是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别样的袅娜风流,就足以与小黄楼这样的锦绣庭院相得益彰。即使在发黄的剧照中,也能看出他仪态端庄,神情从容淡定,自有一种气度。于大半个世纪后漫步在这时过境迁的小黄楼庭院里,凝神闭目,是否能想象出郑奕奏这位前福建省文联副主席当年的风采、当年的唱腔和身段呢?“黛玉”是如何凄凄切切地葬花,“晴雯”是如何强打起精神来补裘,“杜十娘”又是如何五内俱崩地怒沉百宝箱……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唯有小黄楼默默见证了郑奕奏的那份细腻、清雅、端庄、凝重。

       人们习惯了在时间中安之若素,一不留神就踏进二十一世纪的门槛。千百年了,某种莫可名状的强劲力量轻而易举就摧毁了许多曾经坚稳如磐石的东西,小黄楼——以及这个身处主流文化边缘之地的庭院却有幸躲过了一次次的劫难;就像不识字的清风可以吹起一大张纸,却无法吹走一只纤弱的蝴蝶。或许这就是历史的力量吧,历史的力量深刻到力透纸背,你别无选择,只能铭记并将一些东西传承。

评论啦
我来说两句: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提交评论,您还未登录!登录注册

© 2012 福州市三坊七巷管理委员会、福州市三坊七巷保护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由八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闽ICP备05007588号
建议使用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